从经济视角观察非洲政治和社会形势

2018-03-18 23:44

《非洲发展报告(2016-2017)》指出,2016年世界经济出现2009年以来最低增速,与此相伴随,世界政治与社会形势也显得空前混乱、紧张。非洲形势基本上与世界形势相类似。2016年非洲经济增速为近20年来最低点,非洲大陆政治与社会形势中的不安定因素也明显增加。2017年非洲经济形势有望好转,进而改善非洲政治和社会发展的宏观环境,但多种不确定因素也可能改变非洲形势发展轨迹。

黄皮书指出,2016年非洲经济增速大幅下滑首先表现在以尼日利亚为首的非洲五大经济体增速的普遍下降。由于非洲五大经济体国内生产总值总量占全非国内生产总值的60%以上,五国经济增速下降不仅大大拉低了全非平均经济增速,而且它们因经济增速下降而出现的不同类型的政治与社会不安定因素,对非洲大陆整体政治与社会形势发展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尼日利亚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博科圣地的恐怖袭击活动和尼日尔河三角洲地区多股反叛武装势力的破坏活动。埃及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恐怖组织的恐怖袭击活动和对政府政策不满的街头游行示威活动。南非面临的主要问题是经济增速持续低迷,导致南非人民对执政党非国大和总统祖马的不满情绪与日俱增,而非国大和祖马总统又找不到解决南非问题的可行举措。阿尔及利亚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布特弗利卡总统的接班人问题和高失业率问题。安哥拉面临的主要问题是高通胀和高失业率对普通民众的生存与生活构成的威胁。

2016年非洲也有部分国家经济发展形势喜人。据统计,非洲共有6个国家经济增速达到或超过6%,包括科特迪瓦(8%)、坦桑尼亚(7%)、吉布提(6.7%)、卢旺达(6.7%)、塞内加尔(6.3%)和肯尼亚(6%)。这些经济增速相对较高的非洲国家大多政治稳定、社会安宁。当然,也有国家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如经济增速最高的科特迪瓦曾发生恐怖袭击事件。

2016年非洲共有15个国家举行了总统选举,有2个国家原定举行总统选举,后因故延期。在完成总统选举的15个国家中,有12个国家的选举及权力交接平稳进行,只有3个国家(加蓬、赞比亚、冈比亚)的选举进程出现程度不同的骚乱或争议,但也未发生大的政治危机。平稳完成选举及权力交接的非洲国家近年来的经济发展形势基本良好。

2016年非洲有多个国家经济增速为负增长,其中负值最大的2个国家都是受战乱困扰的国家,分别是南苏丹(-13.8%)和利比亚(-4.8%)。

2016年非洲政治和社会不安定因素增加的最大根源在于非洲大陆内外宏观经济环境的恶化,其中首当其冲的是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的持续下跌。因为非洲国家经济发展严重依赖对外贸易,对外贸易又以出口初级产品、进口工业制成品为主要格局,这种外贸格局使非洲国家对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的变化非常敏感。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导致非洲出口收入减少,出口收入减少又引发非洲国家货币大幅贬值或汇率剧烈波动,进而引发金融市场动荡。出口收入萎缩、货币贬值还引发非洲国家通胀率节节攀升,而高通胀直接影响普通民众的日常生活乃至生存,极易引发社会动荡,进而危及政治稳定。同时,由于经济不景气,非洲国家失业率普遍偏高,庞大的失业群体通常是对现行政治体系最不满最失望的人群,这就为各国反政府势力的滋生和发展提供了土壤,也为国际上各种宗教极端主义组织向非洲渗透提供了空间。

2017年非洲经济有望走出泥潭,实现相对强势的复苏,进而改善非洲政治和社会形势发展的宏观经济环境。但国际大宗商品价格走势的不确定性,美联储加息对非洲影响的不确定性,以及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对非洲影响的不确定性,都有可能改变非洲形势发展轨迹。尤其是进入2017年以来,非洲几个地区大国发生的一系列突发事件,如南非排斥外来移民事件,尼日利亚和埃及的恐怖袭击事件,无不预示着非洲形势的复杂多变。

(原文参见《非洲发展报告(2016-2017)》,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7年8月,撰稿人:李智彪)

 

银河网上赌场网站 版权所有 沪icp备09000758号-1